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大方撒钱、跨界收购!27岁千亿地产“千金”入主老牌港媒,资本首秀一箭三雕?

原标题:大方撒钱、跨界收购!27岁千亿地产“千金”入主老牌港媒,资本首秀一箭三雕? 来源:新财富

郭晓亭入手星岛,或是父亲郭英成为之接班安排的资本必修课。由于星岛旗下媒体读者定位鲜明,颇具地产营销价值,郭氏家族或有意借力媒体推动佳兆业在香港市场扩张。

自2015年债务重组成功至今,佳兆业集团实力已非昔比,而郭氏家族的经营风格于“风波”前后也反差强烈。最近数年,郭氏家族在各大资本市场攻城略地,推进多元化转型。家族旗下产业领域与资本平台高度分散,这一战略布局或意在平衡,是债务危机中对“鸡蛋同时放到同一个篮子”的深刻领悟。郭晓亭此番入手星岛,亦是其多元化策略的沿袭。

郭晓亭掌舵星岛,不仅面临传统纸媒的转型变革考验,还将与阿里等资本巨头正面竞争,其能否重振老牌媒体星岛、如何顺利完成接班,值得持续关注。

2021年2月3日,星岛(01105.HK)公告称,公司主席兼大股东何柱国及其全资拥有的Luckman Trading Limited(简称“LTL公司”)于1月28日订立场外股份出售协议,以1.5港元/股出售所持28%的公司股份。该笔股份将由佳兆业集团(01638.HK)主席郭英成之女郭晓亭的全资公司宏源国际有限公司受让。

根据双方买卖协议,郭晓亭将出资3.698亿港元(折约人民币3.08亿元)有条件同意购入星岛2.46亿股股份。交易完成后,持股28%的郭晓亭将成为星岛单一最大股东。与此同时,套现近3.7亿港元的何柱国还计划将所持剩余3.37%股份出售给独立第三方,完全退出星岛,闻名香江的传媒大亨宣告正式退位。

这宗低调的股权交割完成后,历史悠久的传媒公司星岛又一次易主,从此由年仅27岁的郭晓亭掌舵。那么,何柱国为何要割舍星岛?主营房地产业务的郭氏家族又为何要入手星岛?星岛易主释放出哪些信号?

01

郭晓亭溢价入主,何柱国清仓退出

生为潮汕系地产大佬郭英成的掌上明珠,郭晓亭与众多“潮汕二代”一样低调内敛。星岛大股东公告出售股权之时,这位年轻的买家并不被外界所熟知。2021年2月3日,鲜有在公众场合露面的郭晓亭针对这项交易做了一次公开回应,强调“收购星岛纯属个人投资”。这似乎刻意在向外界宣告自己的资本首秀。

星岛市值规模不大,仅约7.31亿元。2020年1月至今,星岛的股价从1.87港元/股震荡下跌,至如今0.9港元/股左右。无论按照何种方式估价,1.87港元/股的交易价格都已接近顶格计算了。相对于星岛停牌前的0.91港元/股,郭晓亭入手的股价相当于溢价约64.8%。明面上看,郭晓亭已为这番出场付出了“高价”。向出售方何柱国许以高价,也足以反映出郭晓亭对星岛兴趣浓厚。

不过,星岛终究是传媒界的知名品牌,旗下的《星岛日报》、《东周刊》等旗舰刊物,在全球逾100个城市发行,发行的中文报刊全球遥遥领先,这些资产都颇具份量。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星岛总资产20.75亿元,总负债3.02亿元,净资产达到17.73亿元,相当于每股净资产2.02元;期末拥有现金余额为3.88亿元,折算相当于每股净现金流量0.44元。可见,星岛的资产底子还是很厚实的。

1.5港元/股(折合1.245元/股)的交易价相较于每股净资产折价约62.25%,每股净资产接近交易价的2倍。或者说,星岛股价不足0.91港元/股,每股净资产2.02元相当于其股价2.68倍,其股价处在严重低估的状态。如此推算,以1.5港元/股的价格入主星岛股份,郭晓亭算是遇到“天上掉馅饼”,捡了便宜。

Wind数据显示,星岛的股价长期在低位徘徊,除去2010、2020年两年曾一度上涨至1.5港元/股,过去20年的多数时段均维持在0.8港元/股以下,最低跌至0.13港元/股。这反映出香港证券市场长期以来对星岛价值的高度不认可。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20年7月,何柱国曾以1.5港元/股的价格将所持1.5亿股股份转让给若干独立投资者,其持股从48.50%降至31.43%。可见,何柱国离开星岛的心思由来已久。此番再度出手28%股份,何柱国将完全放弃星岛集团实控人的地位。如果再全数出售剩余的3.37%股份,他将彻底清仓。

几度交易的细节可见,去意决绝的何柱国对出手的价格颇为坚定。相对于长期低迷的股价,想必乐意以1.5港元/股交易的买家或凤毛麟角。获得郭晓亭给出心仪价格,何柱国自然满意。郭晓亭也在公开声明中“对何柱国的信任与支持表达谢意”,且称“星岛新闻集团拥有强大的品牌影响力、高质素的新闻资讯以及多样化的媒体平台”。可见,两方交接甚欢,这宗交易算得上各得其所,皆大欢喜。

02

媒体举步维艰,出手或情非得已

在香港家喻户晓的星岛,内地年轻一代或许还比较陌生。

星岛的旗舰刊物《星岛日报》,最早于1938年由“万金油大王”、缅甸知名华侨企业家胡文虎在中国香港创立。1953年,胡文虎之女胡仙接任星岛报系后将其发扬光大。1960年代起,星岛影响力延伸至全球华人社区,业务逐步覆盖中国内地、美国、加拿大、欧洲等国家及地区。1996年,星岛集团在港交所上市。

上世纪90年代后期,由于香港报业市场的竞争激烈,加之胡仙在地产等领域的过度扩张,星岛集团背上了沉重的债务。1999年初,在胡仙面临破产时,市场多家企业竞逐《星岛日报》,后者连同星岛集团的股权最后由LAZARD ASIA基金竞得。

进入本世纪初期,何柱国通过旗下的香港泛华科技出资3.56亿港元,收购LAZARD ASIA基金当时所持的《星岛日报》51%股份,后又进一步增持至75%股份,总耗资约7亿港元。经过这宗轰动一时的媒体收购案,星岛集团的传媒业务也被注入香港泛华科技,后者被重组成为今日的星岛新闻集团。何柱国如此将这家知名媒体收纳进囊中。

何柱国家族是香港“富过四代”的商业望族,其祖父何英杰是香港烟草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曾是万宝路、良有等香烟品牌香港总代理,高峰时一度垄断了香港的烟草业。1997年,何英杰将“香港烟草”隔代交棒予长孙何柱国。何柱国遂出圈成为继邵逸夫、查良镛(金庸)之后香港的又一位传媒大亨。

公开资料显示,何柱国胞弟何定国为加拿大国龙航空创办人;其子何正德与香港娱乐大亨、寰亚集团老板林建岳之女林恬儿喜成连理。时至今日,何氏家族在商界势力仍不可小觑。

在何柱国的精心运作下,星岛发展一度风生水起。《星岛日报》作为星岛的旗舰刊物,同时发行12个海外版本,在全球逾百城发行,被称为全球发行网最大的中文报章。2005年起,星岛陆续推出免费报纸《头条日报》和《英文虎报》,旗下还出版《东周刊》等杂志。

自2000年12月算起,何柱国担任星岛董事会主席已长达20年。但斗转星移,世事变幻。何柱国如今清仓星岛股份,大概率因为纸媒已不再是一门“好生意”了。

最近十年来,全球纸媒遭受互联网的严重冲击,香港纸媒市场亦难挽颓势。无论在中国内地还是港澳地区,传统媒体都既面临转型困境,也面临生存压力。2020年2月起,星岛停掉了在澳大利亚的媒体业务。2020年春开始,香港经济及各行各业遭到新冠肺炎疫情重创,媒体行业亦未能幸免,星岛2020年末被迫宣布“员工放为期三月的无薪假”。

早在2001年,星岛的员工团队近2800人,但最近十年以来员工逐渐减少。2010年至2014年这4年时间里,星岛仅增加过43名员工(表1)。2014年之后,星岛的员工团队一直在缩编,由2443名逐年下降至2020年上半年的1425名。最新数据显示,星岛员工流失超过120人,仅剩1305名在职员工。

Wind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9年,星岛新闻集团的营业收入从19.49亿元降至11.35亿元,节节下滑;净利润规模从盈利1.12亿元跌至亏损2000万元,经营情况可谓江河日下。从销售净利率、ROE可见,星岛的盈利能力微薄,多年处在勉强盈利状态(表1)。截至2020年上半年,其亏损进一步扩大至5600万元,财务已陷入泥潭。

自2019年星岛出现亏损起,何柱国就放出出售股权的消息。彼时,何柱国合计持有星岛48.98%的股权,几度公告“已与潜在投资者进行磋商”。

星岛多次传出有买家洽谈,但交易迟迟未能落锤,这其中的缘故或是何柱国一直坚守1.5港元/股的退出价格。香港资本市场是逐利场,星岛股价长期低于1港元,是名副其实的仙股,对比之下,这一要价显得又太高了。

Wind数据显示,2011-2020年,何柱国一直通过LTL公司持有星岛的4.26亿股股份。最终,这些股票均以1.5港元/股出售,回收资金6.39亿港元。在此期间,星岛累计分红0.587港元/股,何柱国获得(税前)分红2.5亿港元。倘若以同样的分红率做粗略估算,2010年之前,何柱国获得(税前)分红也在2.5亿港元左右。如此计算,2002年1月以7亿港元入主,何柱国在星岛获得6.39亿港元股份回收款及5亿港元税前分红,综合期间港元的汇率波动,其至少实现了资金的大致保本,甚至略有盈余。

商人不做亏本买卖,何柱国久未割舍,或并非眷恋。确保不亏本的商业考虑应是其退出星岛的心里底限。郭晓亭的出现最终令何柱国的股份卖出了一个好价钱,如愿以偿。

03

港股小试牛刀,意欲一箭三雕

对于控制资产近3000亿元的佳兆业集团的郭氏家族,3亿元的投资项目或属微不足道。但作为房地产家族的第二代,郭晓亭资本首秀即出手香港媒体,可谓意义非凡,透露出郭氏家族独特的战略布局。

前菜:进军香港市场的利器

作为一家纯媒体类上市公司,虽说星岛经营状况窘迫,但以其特殊的读者定位,与地产豪门郭氏家族结合也算是门当户对。星岛旗下的《星岛日报》图文并茂、内容丰富、自成风格,属于香港的“精英报”;读者综合素质在各大港报当中属于佼佼者,但其售价比大多数港报便宜,堪称价廉物美之选。《星岛日报》的读者是中产阶层,因此,奢侈品企业及房地产公司时常乐意在该报投放广告。虽说其不是财经报纸,却是权威的地产资讯平台。

由于近年内地一二线城市“地王”层出不穷、拿地成本居高不下,内地房企开始涌入香港住宅市场,以巨量的资金支撑着下滑中的香港土地及房地产市场。第一太平戴维斯的数据显示,2005-2009年间,香港26块公共住宅用地招标中没有一块由内地企业中标;但2010-2016年间,香港166块公共住宅用地招标中,内地房企中标的数量跃升至18块。其中,2015年,内地房企在港购地价总和首次超过香港本土房企,占该年香港土地出让金总额的55%。在香港频繁出手拿地的包括恒大、万科、保利、中海及世茂地产等上市龙头房企及央企。不过,2018年至今,由于政府有意遏制资本外流、控制境外并购交易,这一火热势头略有降温。

截至2019年末,佳兆业集团约有51%土地位于粤港澳大湾区,大约有1360万平方米。粤港澳大湾区一直是佳兆业集团的“大本营”,香港亦在范围之内。尤其,香港的房地产市场存量特征明显,对于“旧改之王”不失为一块肥肉。2020年1月,佳兆业集团以35亿港元成功投得香港新界屯门青山湾的1块住宅土地,已踏出进军香港住宅市场的第一步。

郭氏收购全港传媒圈大名鼎鼎的星岛,不仅让郭氏家族及佳兆业掌握了一定舆论“话语权”,更对扩大佳兆业在香港市场的品牌知名度大有裨益。郭晓亭入主的星岛,与其家族地产业务的协同空间相当广阔。

综上来看,在香港住宅市场布局的佳兆业集团,收购星岛释放了一个信号——佳兆业系公司下一步或大举投资香港市场,借力传媒可助其开辟疆土。如此,郭晓亭大方撒钱的背后或是一张宏伟的商业蓝图。

练手:接班路上的投资必修课

子承父业素来是潮汕商人家族继承财富的首选。2009年佳兆业集团在港交所上市后,掌门人郭英成至今历经不少挫折及磨难,公司故得“不死鸟”绰号。经过2014年的危机之后,郭英成或对家族传承深有感悟,且更为紧迫。

虽说郭英成不到花甲之年,尚年富力强,代际更迭却是必然。最近几年,佳兆业集团发展可谓顺风顺水,第二代接班进程加速。公开资料显示,其子郭晓群和郭晓亭一样,开始高调在公开场合露面。2019年6月,在香港潮属社团总会举办的“潮拼天下2019”颁奖礼上,郭晓亭上台替父亲领奖。2020年8月底举行的佳兆业集团2020年中期业绩会,郭晓群、郭晓亭均列席其中,这也是两人首次出现于公司业绩发布会。2020年9月,郭晓亭被聘任为深圳市龙岗区慈善会荣誉会长。同年12月,郭晓群被授予“广东省年度慈善公益个人”荣誉,其亲自出场领奖。郭氏第二代的接班开始被提上议程。

2020年,佳兆业集团首次晋级“千亿房企”,第二代上位时机恰好。同年4月,郭晓群正式进入佳兆业集团董事会,出任执行董事,尔后在11月,再度被提拔为集团联席总裁,承担核心管理岗位,执掌家族旗下最重要的地产板块。目前,郭晓群还担任佳兆业集团上海区域主席、总裁。与此同时,郭晓亭也被任命为佳兆业美好(02168.HK)董事会副主席。郭氏第二代距离完成管理权的接班仅剩一步之遥。

然而,正式接棒掌门之前,第二代仍需经历较漫长的探索与磨练。这种磨练有相当部分是以个人名义进行的,此举同时也为避免与家族企业存在关联的权责关系。

此前,郭晓群于2018年起担任佳兆业上海财富管理集团总裁助理、佳兆业上海区域总裁助理;2019年10月起担任佳兆业上海城市更新集团总裁助理,在家族企业内部不同管理岗位历练。

2017年7月至8月,郭晓群通过个人投资,在两个月内斥资8亿港元,在二级市场密集举牌,将所持康宏环球(01019.HK)股份增至29.91%,逼近30%的要约收购红线,成为后者的第一大股东。同年,郭晓群便发起对该公司董事会主要成员的罢免、争夺控制权,遭到后者强硬抵制。时至今日,康宏股权争夺仍未结束,郭晓群数次入禀香港法院,甚至郭英成及佳兆业现任高层、港铁前主席马时亨等人也介入其中,耗时多年仍未结束。

佳兆业集团曾一度遭受融创中国、绿城中国的资本“袭击”,这一经历对郭英成似有警醒。资本市场的操盘运作经历,或是他为家族接班人设定的培养路径,以强化第二代的守业功底。曾经手过康宏环球案例的郭晓群,如今已出任互联网上市公司佳云科技(300242)的董事长。

与胞兄郭晓群相似,过去两年多时间内,经过教育、金融科技等业态的投资轮岗历练,郭晓亭才被进一步委以重任,2018年8月至2020年1月担任佳兆业集团投资部副经理,主要负责策略并购、公开发售及非地产业务开发;2019年12月至2020年3月,任佳兆业诺英教育(深圳)有限公司助理主席及研发部总经理;2020年1月,任佳兆业集团投资银行部副经理、佳兆业金融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副经理。

不同的是,郭晓亭在佳兆业系内的个人履历主要在投资部门、非地产开发业务部门。启信宝资料显示,目前郭晓亭担任3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在8家企业担任总经理、执行董事等职务,间接持股企业达667家。

如果郭晓亭此番入手星岛,是父辈为之安排的资本市场必修课,以郭晓亭在家族内的分工,其公开回应的“收购星岛系个人投资”也属情理之中。

对于郭氏二代而言,个人投资练手选址于香港资本市场,这或许也与家族资源有关。郭英成家族在香港拥有多家上市公司,第二代对香港并不陌生,而父辈亦可保驾护航。

如前文提及,星岛市值不大,倘若收购成功,佳兆业集团可借力开拓香港市场;倘若运作收效甚微,用3亿港元锻炼“第二代”的资本操盘技能,也算物有所值。

从业务分工看,郭晓群协助父辈掌管家族产业最核心的地产板块及互联网媒体板块。郭晓亭则接手物业管理业务,并以投资并购推动家族产业的多元化扩张,两方各有分工、互为独立,而又相得益彰。这种均衡布局的安排既体现出父辈对郭晓亭信任有加,也可能有郭英成另一层的战略性考量。

转型:加速多元化,分散经营风险

自2015年佳兆业债务重组成功后,郭氏家族启动了大规模的多元化转型,郭晓亭入手星岛亦是顺延这一策略。

经过最近4年的扩张,郭氏家族纵横A股、美股和港股,构建起资本市场的“佳兆业系”。若星岛的股权交易最终落定,郭氏家族控制的上市平台增加至7家,另有1家参股上市公司,其中,佳兆业集团、佳兆业美好两家公司由郭氏创立,另外7家均是通过股权收购、二级市场增持等方式进入的(表2)。这8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超过625亿元。

2016年10月开始,佳兆业在二级市场买入美加医学,直至成为控股股东。被收入囊中的美加医学于2018年2月改称“佳兆业健康”,佳兆业实现在医疗领域的开局。

此后的2017年,佳兆业集团以1.1亿美元(约合7.5亿元民币)收购南太电子17.7%股权,至2020年10月持股达到43.94%,成后者单一最大股东。南太电子后改称南太地产。佳兆业集团该项投资或看重南太地产旗下位于深圳的土地资源,加码其在产业地产领域的投资。

同年9月,佳兆业集团出资17.6亿元,收购当年名噪一时的互联网概念股明家联合(300242)21%股权,以推动其在互联网营销领域的布局。2018年5月,明家联合改称佳云科技,郭晓群出任董事长。同年,佳兆业集团通过旗下佳兆业捷信物流(深圳)有限公司,开始在二级市场增持深天地A股票,到2020年7月达到5%举牌线

在资本市场的凶猛进攻中,郭氏家族颇显霸气,不惧与各方开打股权争夺战。除康宏环球股权争夺战之外,2017年11月,佳兆业集团在双林生物的进攻中,与该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史跃武家族、浙民投曾展开了激烈争斗,甚至一度因抢夺公章而报警抓人。最终,浙民投成功拿下双林生物控制权,佳兆业集团位居第二大股东,而史跃武家族则最终出局,佳兆业与浙民投现在已经完全和解。

2017年2月,佳兆业集团还曾通过旗下深圳市鹏星船务有限公司,对中体产业(600158)发起收购,与刘益谦、贾跃亭相争,但未有结果。

2017年3月,从漩涡中脱身的佳兆业集团迎来了港股复牌。彼时至今的4年中,郭氏家族悄然脱胎换骨。一方面,四处进击投资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家族企业的商业气质,在房地产主业之外,医药、媒体、金融及科技等业务成为其商业版图的重要组成部分。另一方面,丰富的产业板块有利于改善佳兆业过度依赖房地产、业务聚集大湾区的风险。

根据其官方说法,已经成为高度多元化的企业集团的“佳兆业系”,形成了“地产+城市更新+产业”三架马车的协同发展,旗下涵盖综合开发、城市更新、健康医疗、旅游产业、文化体育、物业管理、航海运输、商业运营、潮式餐饮、茶业经营、财富管理、酒店运营、科技产业、公寓办公、深足俱乐部、国际教育、供应链管理等超20个产业和细分领域。2020年10月底,佳兆业文体科技集团还进军电竞产业,布局电竞俱乐部、建设专业电竞场馆等。

通过并购投资,郭氏家族也完成了资本平台的布局,获得境内外不同的上市公司平台,利于“佳兆业系”企业拓宽投融资渠道。

过去的佳兆业集团单一经营地产业务,经历过房源被锁、现金枯竭、债务危机等波折。“鸡蛋同时放到同一个篮子”的教训深刻。近年以来,郭氏家族的产业领域与资本平台的高度分散,乃至于同时大力培养两位接班人,这些高度平衡的布局是否得益于郭英成对分散风险的痛彻领悟呢?

年仅27岁的郭晓亭入主星岛,引发外界对郭英成家族的关注。粗略复盘佳兆业最近5年的发展轨迹可见,郭英成家族的经营风格于“风波”前后的表现反差强烈,且历经险情的佳兆业集团已今非昔比。Wind数据显示,佳兆业集团的营业收入从327.79亿元增至500亿元左右;净利润从2016年的亏损反转至2019年底盈利近46亿元;销售规模从447亿元增至2020年的1068.9亿元,逾翻倍增长。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新财富500富人榜显示,郭英成家族财富规模约为79.8亿元。粗略估算,郭氏在前文提及的二级市场运作耗资规模已超过50亿元。郭氏家族在资本市场以令人侧目力度的强势进攻,似乎仍有诸多未解疑问。

04

逆势收购的考验

郭晓亭入手星岛背后,或承载着郭氏家族的多重商业考虑,不过,在每况愈下的传统媒体行业及当下香港复杂的局势下逆势入场,郭晓亭欲有所作为仍面临不少考验。

星岛并非内地企业收购的首家香港媒体。2015年12月,阿里巴巴(BABA.N)收购了有逾百年历史的《南华早报》以及南华早报集团旗下的其他媒体资产。2016年8月,国有企业青岛西海岸发展集团旗下子公司以4.98亿港元的总价,收购万华媒体(00426.HK)约73.01%的股权,其中包括在香港出版的《明报周刊》及其相关媒体业务。

阿里巴巴掌舵《南华早报》后,启动了一系列改革。从2016年4月5日起,《南华早报》在线版和移动版正式免费,同时推出了新版移动应用。

资本陆续进入香港媒体行业且推行改革举措,意味着郭晓亭入主星岛后远远不止是面临传统纸媒的转型变革考验,更将与内地资本大佬直接过招。在香港华文媒体市场的激烈竞争中,在互联网时代的博弈下,郭晓亭要重振星岛这一知名品牌,可谓身肩重任。

郭晓亭并非唯一亮相香港资本市场的粤系“地二代”,京基集团、鸿荣源集团、香江集团等实控人家族接班人无不在此练手,且颇为活跃。京基集团的“企二代”陈家荣、陈家俊兄弟先后以个人或公司名义收购先传媒、酷派集团,入股美图公司、宏磊股份及北讯集团等公司。但公开数据显示,前述“第二代”在二级市场的经营战绩,鲜有亮眼表现。

家族传承中普遍存在“打江山易,守江山难”的客观现实,接班从来是“第二代”的重大挑战。新财富早前的统计也显示,广东“地二代”接班成绩总体平淡,乏善可陈。

接班起步于2020年的郭晓群,其任内佳兆业集团股价最高达到4.56港元/股,年内涨幅一度超过44.76%。在2020年坚定“房住不炒”的环境下,房地产板块持续低迷,这一份股价涨幅算得上亮眼。

不过,郭晓群早前在二级市场进攻康宏环球,至今深陷困境,投入时间及人力成本巨大。相比于郭晓群,郭晓亭对星岛的投资显得温和不少,以协议收购获取一家老牌香港媒体企业,已规避掉不必要的风险。郭晓亭入主星岛后续进展如何,值得持续关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大方撒钱、跨界收购!27岁千亿地产“千金”入主老牌港媒,资本首秀一箭三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