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从入罪到开放,“爱创造家庭”还是付费怀孕?

近日,演员郑爽在美国通过代孕生育两名婴儿却试图弃养的新闻引起广泛关注。虽然多国立法禁止,但代孕产业仍蓬勃发展。市场分析机构Global Market Insights预测,2025年全球代孕市场规模将超过275亿美元。其中,美国因大多数州代孕合法且法律规定相对健全而成为许多外国父母的首选。

尽管如此,美国代孕法律及政策仍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美国代孕,从入罪到开放

美国代孕相关立法始于一起1988年宣判的代孕监护权归属案件(In re Baby M)。1985年,新泽西州居民William Stern和妻子Elizabeth Stern通过刊登报纸广告找到孕母Mary Beth Whitehead并达成协议,Whitehead将捐献卵子与William Stern的精子结合孕育婴儿,在婴儿出生后交给Stern夫妇抚养。但在婴儿于1986年出生后,Whitehead转变心意希望亲自抚养,甚至在将婴儿交给Stern夫妇后又与其丈夫把婴儿偷回自己家中。Stern夫妇最终对其提起诉讼,要求法院认定自己为婴儿的法定父母。案件一路上诉至新泽西州最高法院,最终法院判决代孕协议无效,认定Whitehead为婴儿的法定母亲,交由家庭法院决定监护权事宜。最终,家庭法院根据“最符合婴儿的利益”原则,判定Stern夫妇拥有监护权,但Whitehead拥有探访权。

此案在美国引起广泛反响,后续数个州立法禁止商业代孕,如相邻的纽约州便于1993年通过法案将商业代孕入罪。然而,随着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使用孕母卵子的传统代孕方法不再是唯一选择,使用预期父母双方生殖细胞或预期父母一方及第三方捐献生殖细胞的妊娠代孕(gestational surrogacy)逐渐成为主流。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发布的数据显示,1999至2014年间,超过18400名婴儿通过妊娠代孕出生,其中10000名于2010年后出生。妊娠代孕的胚胎植入术的进行频率也大幅上升,从2007年的1957起飙升至2015年的5521起。

技术的进步带来法律变革,许多州逐渐开放商业代孕,但受各州不同的文化及选民组成等因素影响,美国50个州的相关法律存在巨大差异。

目前,包括相关法律即将生效的纽约州在内,41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允许代孕;6个州尚未进行明确立法规定,但基本允许;3个州明确立法禁止。代孕行业和法律最为发达的加州于2013年立法允许几乎所有情况的商业代孕,包括已婚及未婚的异性和同性情侣,且允许委托代孕的预期父母在孩子出生前申请法院指令,明确孩子的监护权归属。另一个极端的例子是路易斯安那州,在绝大部份情况下将商业代孕视为犯罪。

纠纷不断,最高法院保持沉默

不明确的法律导致了多起代孕监护权争议诉讼。近年来最著名便是2016年的Melissa Cook案。2015年,47岁的加州居民Cook同意为一名来自乔治亚州的50岁单身父亲代孕,3个由该男子的精子和匿名捐献者卵子所孕育的胚胎随后植入Cook的子宫,且3个胚胎均成活。然而,男子获悉后表示无力负担三个孩子的养育费用,并要求Cook将3个胎儿中的一个终止妊娠。在Cook的坚持下,最终顺利诞下三名健康的婴儿,随后Cook于洛杉矶高等法院发起诉讼,以该男子无法履行抚养义务为由,要求法院认定她为三名孩子的合法母亲,并给予她那名差点被堕胎的孩子的监护权。法院最终认定代孕协议有效并将三名孩子的监护权均判给了男方,Cook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但最高法院拒绝审理。2018年,最高法院再次拒绝审理一名艾奥瓦州孕母关于婴儿监护权的上诉,对此问题保持沉默。

部分州政府则试图针对商业代孕通过更加完善的法律,从而减少相关纠纷。2019年,纽约州州长科莫提出“爱创造家庭”(Love Makes a Family)口号,计划推翻纽约州1993年以来禁止代孕的法律,推动代孕合法化。科莫表示,代孕合法化将帮助LGBTQ性少数群体及无法生育的异性情侣拥有属于自己的家庭。

这一动作再次引起全美国范围内关于商业代孕的讨论。支持者提出,在美国大多数州都已通过相关政策的情况下,纽约州顺应潮流合法化商业代孕能够帮助本州居民拥有自己的家庭,而无需前往其他州进行代孕。反对者则认为科莫的提案不能有效保护孕母,且孕母所承担的潜在健康风险并未得到正确认识。2017年医疗期刊Fertility and Sterility对于124名孕母的研究显示,相比于同一名孕母自然受孕的分娩情况,代孕更可能造成孕期糖尿病、高血压及前置胎盘等并发症。

此外,另一名女性的卵子所孕育的胎儿也会为孕母带来风险。《美国妇产科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2016年发布的研究则显示,相比于自然受孕,通过其他女性卵子受孕的孕母更有可能出现致命的先兆子痫(编注:通常发生在孕期第七至第九个月,病情严重时可能会发生溶血反应、血小板过低、肝或肾功能损伤、水肿、肺水肿或视力障碍)。为了保证代孕的成功,孕母体内常常会被植入多个胚胎,而孕母所承担的健康风险会随着胚胎数量增加而显著提升,且通常将有一个或数个胚胎在怀孕初期死亡。美国CDC数据显示,1999至2014年间所出生的超过18400名妊娠代孕婴儿中,超过一半为双胞胎、三胞胎、甚至更多。

性少数群体的问题还是贫富问题?

除了健康因素外,对于女性身体的物化也是重要顾虑之一。知名女权主义活动家Gloria Steinem针对此法案发布了公开信,呼吁维持禁止商业代孕。她写道:“在这个法案之下,低收入女性成为可以租赁的商业容器,她们所孕育的胚胎成为他人的财产。”

针对科莫所提出的“让性少数群体拥有家庭”的口号,也有人提出反对。于1991年成为纽约州众议员、且是首位公开出柜议员的Deborah Glick在辩论中表示:“考虑到代孕所设涉及的金钱问题,我不认为这是一个LGBTQ群体的问题,这明显是一个超级富人的问题。”她同样赞同Steinem的观点,表示“这是付费怀孕,我认为对于女性的物化令人不安。”

Glick所指出的金钱问题是人们在讨论代孕时时常忽视的因素。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所发布的报告显示,美国代孕费用依情况存在巨大差异,可能耗费2万至5.5万美元不等。在此基础上,预期父母还需要支付孕母的医疗、律师、旅行及医疗保险开销,可能需要额外花费10万美元甚至更多。如果使用第三方捐赠的精子或卵子,费用可能进一步上涨,每个精子样本可能花费数百美元,通常以6个为单位出手的卵子则标价约1.5万美元。

最终,纽约州议会通过了代孕合法化的法案并将于今年2月15日生效。

不过,法国、意大利、德国等欧洲国家目前仍然禁止商业代孕,泰国于2015年立法禁止外国夫妇在泰国进行商业代孕,曾经的代孕大国印度也于2019年立法禁止。

(原标题:美国代孕之争:从入罪到开放,“爱创造家庭”还是付费怀孕?)

(责任编辑:王锦忱_NBJS1274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365体育投注_365体育平台 » 从入罪到开放,“爱创造家庭”还是付费怀孕?